末期日子之光

以色列總是發生著重大的事情,因為聖經裏頭的末期日子主要跡象還有彌賽亞的回歸是猶太人重返以色列國土。

先知中有許多經節都談到了這一點:例如,耶利米書31.10列國啊,要聽耶和華的話,要在遠方的海島傳揚,說:「趕散以色列的必召集他,看守他,如牧人看守羊羣。」

詩篇102.131618中,我們讀到神會憐憫錫安的時候耶和華建造了錫安,在他的榮耀裏顯現。。。這必為後代的人記下。“後代”的希伯來語是 dor acharon,也可以翻譯為“最後一代”。那麼,看到主建造了錫安和令猶太人返回以色列土地的這一代,將會變成在彌賽亞的榮耀前顯現的最後一代呢?

耶穌/Yeshua在他離開地球之前說:耶路撒冷要被外邦人踐踏,直到外邦人的日子滿了。路加福音21.24。含義是,當您看到耶路撒冷重歸猶太人手中時,這便是他再來臨的跡象。撒迦利亞書12.1-3還表明,耶路撒冷的地位將在末期日子裏成為影響整個世界的問題。耶穌接著談到無花果樹發芽的標誌代表著恢復以色列民族生活的象徵。當它開始萌芽,以色列再次成為一個國家時,我們可以知道彌賽亞的回歸將要發生。

聖經還解釋對猶太人返回以色列時的反對。當時,以色列周圍國家將希望使他們放棄自國的建立(詩篇83)。然後,在歌革瑪各以西結書 38-39)的戰爭中,一支軍隊將從北方崛起。最終,所有國家將聚集到耶路撒冷進行最後的戰爭,這場戰爭將促使彌賽亞的回歸(撒迦利亞書12-14啟示錄16.12-1619-20)。

如果我們已經住在末期日子時,那麼我們應該期望在以色列地帶現在看見與此相符正在發生的某種事情。我們確實看得見。

以色列和伊朗/波斯

今天對以色列最大的危險來自伊朗。聖經中包含很多關於波斯(現代的伊朗)和猶太人的信息。

普珥節(Purim)假期慶祝著聖經中的以斯帖(Esther)故事,也慶賀著古時候,在波斯帝國,猶太民衆脫離了邪惡的哈曼(Haman)殺害所有猶太人的計劃。今年,在過節前,內塔尼亞胡總理髮表了這樣的聲明:

'在普珥節前夕,我想對那些尋求終止我們的生活的人,伊朗及其在中東的代理人:2500年前,另一個波斯惡棍[哈曼Haman]試圖摧毀了猶太人民。他當時如何失敗,你今天也會一樣失敗。。。我們還沒有走過幾千年幾代人返回以色列的旅程,以便允許妄想的政權結束了猶太人復興的故事。'

內塔尼亞胡總理 – 2021 三月

以色列將伊朗視為其最大的威脅,因為它向黎巴嫩的真主黨以及其他伊朗盟國和以色列敵人提供了數千枚針對以色列的導彈。也是因為擔心伊朗試圖製造核彈,如果將其用於對付以色列,這可能會摧毀該國及其人民的大部分地區。以色列目前最擔心的是,拜登總統領導的新美國政府想扭轉美國對伊朗的政策。這意味著要取消美國對伊朗的“最大壓力”和製裁,並重新談判奧巴馬總統於2015年達成的核協議,就是川普總統於在2018年退出的協議。以色列認為,這一政策可能導致戰爭,因為它將鼓勵伊斯蘭政權增加它支持其在該地區的恐怖盟友並與以色列對抗。

伊朗在中東地區,也門的胡西民兵,伊拉克的什葉派恐怖組織和黎巴嫩的真主黨中建立了一支“什葉派新月”的代理部隊,並在敘利亞确立了自己的軍隊來支持阿薩德政權。這些是對該地區遜尼派阿拉伯囯的威脅,也是通過伊朗提供的導彈對以色列的直接威脅。以色列已經獲得遜尼派阿拉伯國家,海灣阿拉伯國家和沙特阿拉伯的支持,以反對伊朗。

有證據表明,伊朗正在加快製造核彈的進程,以色列認為這是其生存的威脅。內塔尼亞胡總理在一月份與他的內閣成員舉行了一次會議,討論以色列對伊朗核設施進行空襲的問題。以色列國防軍參謀長阿維夫·科查維(Aviv Kochavi)警告說,以色列軍隊正在準備對伊斯蘭共和國發動打擊的各種計劃。 以色列國防軍還在2月舉行了一次軍事演習,它覆蓋了以色列的整個北部地區。這個演習被稱為“加利利玫瑰”,模擬了與真主黨和伊朗軍隊在敘利亞發生戰爭的多種情景。作為回應,真主黨負責人哈桑·納斯拉拉宣布,“如果爆發戰爭,以色列人將看到他們自1948年以來從未目睹的事件。”伊朗威脅過以色列,想要從地圖上刪除特拉維夫和海法。

歌革與瑪各。波斯-伊朗

對聖經研究者來說,以西結書38-39中的’歌革與瑪各戰爭‘預言,于以色列北方將發生的任何衝突必包括波斯/伊朗在内,且也會帶著它的危險性(以西結書38.5)。

根據這個預言,這場戰爭將在以色列從各民族重新聚集起來之後而發生。它描述從北方的一次入侵,當以色列似乎處於相對安全的位置(以西結書38.8)。它的領導人將是瑪各陸地(Magog)的歌革(Gog)王,就是米設(Meshech)和土巴(Tubal)的大王,來自以色列的最北端。 (以西結書38.338.1539.2)。

示巴(Sheba)及底但 (Dedan)這兩國、還有他施(Tarshish)的商人和他們的少壯獅子都對入侵進行了質疑或反對(第13節)。示巴和底但代表著阿拉伯半島上的遜尼派阿拉伯國家,目前正與以色列結盟反對伊朗。 他施(Tarshish)的商人也許描寫西方同盟的國家。去年最重要的事件之一是以色列與穆斯林國家達成的一系列和平協議,其中以以色列,阿拉伯聯合酋長國和美國之間的《亞伯拉罕協定》為首。以色列與巴林,阿曼,蘇丹,摩洛哥和沙特阿拉伯達成了協議或改善關係。除蘇丹外,這些國家將均未參與歌革(Gog)和瑪各(Magog)戰爭。

當這場戰爭發生時,上帝將以超自然的方式摧毀攻擊以色列的軍隊。以西結書38.18-23我要用瘟疫和血懲罰他。我也必降暴雨、大冰雹、火及硫磺在他和他的軍隊,並跟隨他的許多民族身上。我必顯為大,顯為聖,在許多國家眼前顯明自己;他們就知道我是耶和華。」

末期日子中‘歌革和瑪各戰爭‘將發生的時刻不完全清楚。聖經談到在末日將發生的與以色列有關的許多其他事件。根據但以理書9.27,以色列和即將到來的敵基督者之間將達成一項盟約,某種和平協議(稍後會詳細介紹)。耶路撒冷將重建一座聖殿,這將被敵基督者設立‘可憎之物之荒涼’而玷污 (但以理書9.2711.31馬太福音24.15)。

這將掀起‘雅各的患難時期’(耶利米書30.7),也是耶穌所講的‘大患難’和自己囘歸地球的時期(馬太福音24.15-31)。然後,彌賽亞將在末日大決戰(哈米吉多頓)之時到來,並拯救以色列,站在耶路撒冷東側的橄欖山上結束戰爭,建立了他的彌賽亞王國(撒迦利亞14啟示錄19 -20)。在這一過程的某個時刻,信彌賽亞耶穌的真門徒將在教會的被提事件被超自然地帶離地球(帖撒羅尼迦前書4.15-18)。

正如我們所看到的,這支軍隊的首領(瑪各(Magog)陸地的歌革(Gog))來自以色列北部。如果您從以色列往北走,您首先要去敘利亞,然後再去土耳其,才能到最北邊的俄羅斯。敘利亞是內戰後陷入廢墟的國家,這給其人民帶來了巨大的痛苦,並使大量難民從被炸毀的城市中流離失所。它無法對以色列發動戰爭。但是,由於這場戰爭,敘利亞現在在其領土上有來自俄羅斯,土耳其和伊朗的部隊。所有這些國家很可能捲入了歌革和瑪各的戰爭。

伊朗已在敘利亞建立基地,並正在通過敘利亞向黎巴嫩的真主黨供應針對以色列的導彈。以色列對敘利亞的這些基地進行了頻繁的襲擊。儘管伊朗目前是對以色列最敵對的國家,但它,由於在以色列的東部而不是北部之所以,不會成為高格和瑪格格戰爭的領導者。然而,以色列和伊朗之間當前的衝突可能會引發歌革和瑪各戰爭。

土耳其也捲入了敘利亞,現在已將其部隊派往敘利亞北部,佔領了土耳其東南邊界的庫爾德地區。土耳其是北約國家,隨著它變得更加伊斯蘭化,它和西方結盟變得越來越虛弱。它的總統埃爾多安(Erdogan)對以色列非常敵對。土耳其的一些分子呼籲他組建一支團結的伊斯蘭軍隊,以應付以色列。現在,埃爾多安(Erdogan)希望復興統治著包括耶路撒冷在內的中東大區土耳其奧斯曼帝國,直到1917年。土耳其在以色列的北部,但並非在最北端,它實際上無法領導歌革和瑪各戰爭。

俄羅斯與土耳其和伊朗處於不安聯盟,試圖解決敘利亞的內戰。

目前,它在敘利亞有部隊,在敘利亞北部塔爾圖斯有一個重要的海軍基地,在同一地區設有Khmeimim空軍基地。它提供軍事硬件敘利亞,幫助其盟友阿薩德繼續執政。當前在敘利亞的俄儸瑟部隊沒有多少。

從歷史上看,俄羅斯的反猶太主義記錄很差,但是自從俄羅斯開始涉入敘利亞以來,普丁總統與以色列的關係就令人出奇地良好,並與內塔尼亞胡總理保持友好關係。普丁去年于耶路撒冷參加過納粹大屠殺的紀念典禮,還向猶太人表示了熱情的話。人們普遍認為他尊重以色列並了解以色列的關切。俄羅斯也對伊朗在敘利亞和伊拉克日益增長的參與感到不安,並沒有乾涉以色列對敘利亞在伊朗基地的空襲。但是普丁明確表示他不希望敘利亞成為伊以戰爭的地區。目前,俄羅斯在此問題上處於困境。它既支持敘利亞的伊朗,又“明示或默許允許以色列對伊朗目標發動軍事行動。”

如果俄羅斯真是歌革與瑪各(Gog and Magog)襲擊的領導者(這是對以西結書38-39預言的最有可能的解釋,因為它位於在以色列的“北方極遠”),那麼俄羅斯對以色列的態度必須改變。以色列對伊朗核設施的某種攻擊可能導致這一變化發生。

Tony Pear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