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mière pour les derniers jours

Hope For Our Times

根据圣经,这个时代将随着所被称为野兽或敌基督者的掌权而结束。使徒保罗在帖撒罗尼迦后书 的第 2 章这样描述了他:

9 这不法的人来,是靠撒但的运作,行各样的异能、神迹和一切虚假的奇事, 10 并且在那沉沦的人身上行各样不义的诡诈,因为他们不领受爱真理的心,好让他们得救。 11 故此, 神就给他们一个引发错误的心,叫他们信从虚谎, 12 使一切不信真理、倒喜爱不义的人都被定罪。

敌基督不会凭空出现。

某些“变革推动者”将为他准备道路,他们将“强烈的错觉”带给那些拒绝福音信息包含在内真理的人。我们的媒体、教育系统、政治、商业和宗教机构都有掌权领导的人物正在组织这个欺骗地阴谋。

The Age of Influence (harpercollinsleadership.com)

遵循卡尔·马克思的名言,“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这些“变革推动者”不但准备改变人们思考和行为而想要更改他们已拥有的信仰。

卡尔·马克思 – 维基百科

他们想改变今天的世界,有些是用马克思主义的新变体,又有些使用已经在今世界上出现过的其他妄想之一。无论他们是否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最终目标就是使民众接受环球政府计划,所谓的全球大重置、新世界秩序、或 2030 议程。

世界经济论坛 (weforum.org)

目标是到 2030 年实现这一个秩序,届时他们希望能够控制政治、媒体、教育和宗教,并建立一种新的技术专政形式来执行这一制度。当这个制度最终到位时,持不同政见者将面临社会的排斥、逮捕和死亡的威胁。

Chinese- humansecurity (un.org)

在过去的一年内,社会里已通过多种方面为此做好了准备。其中三样有:

1.利用冠状病毒危机来让人接受社会严格限制封锁的必要性而放弃自己正常生活的自由和与人会面,为了避免这种可能会感染和杀死人的病毒。通过宣布这道途径是唯一能够救人命和避免压倒性的健康灾难方法,来辩解封锁的有害结果。然后引入大规模疫苗接种以及某种控制机制来确认谁在遵守。最后,对计划中的任何异议者产生敌意,还指控他们负所有将发生的错误责任。

who.int

2. 使人民对“灾难性气候变化”感到恐惧,让他们认定除非通过减少社会所依赖的碳燃料的使用来彻底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就会产生会导致文明终结。限制使用相对便宜、丰富和可靠的化石燃料、煤炭、石油和天然气,并转向不可靠而无法提供维持我们现有系统运行所需电力的绿色技术,(其中大部分也有助于环境恶化)。促进世界政府控制人们出行、取暖和自己养家的能力为了导致经济危机,该加上冠状病毒危机造成的巨额债务,将引导西方资本主义的崩溃,并以使用技术控制人民生活的新经济体系取而代之。

Greenpeace 綠色和平 | 臺灣

3.取消文化/批判种族理论。使用“多样性问题”/“黑人的命也是命”和类似的少数族裔权利运动来改变文化。这趋势声称“系统性种族主义”代表着整个西方社会的基础,并努力地消除过去培养这种态度的影响。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新,可控制社会的所有领域的基于马克思主义“多样性”意识形态。圣经基督教将被确定为在这个过程中需要取消的信仰,导致福音的传播被压制。

封杀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很多人都意识到大量欺骗被推动到我们身上,特别是在主流媒体、教育系统和大部分社交媒体。推动这些信息的人是少数人,但是他们设法获得了非凡的权力,将他们的意志强加于大多数人。

Frequency of fake news in media U.S. by ethnicity 2017 | Statista

他们正在为一种反基督的独裁统治铺平道路,在这种独裁统治下,人们将无法公开表达与当权者不一致的观点。这样去做将会面临镇压、逮捕甚至死亡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