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z para los últimos días

劍橋大學的副校長斯蒂芬·托普教授認可其大學製作的一個“報告和支持”網站。該網站邀請大學中的任何人物來譴責被認為犯有“種族主義、歧視和微侵略”罪的人。 該聲明繼續用批判種族理論熟悉的術語來定義種族主義:

“它是透入社會、制度、過程、程序、人們的價值觀、信仰、態度和行為而造成一種壓迫的交織結構系統。就是一種當作白人為規範的裨益體系,隱含或明確地體現在對重視和促進白人的社會内。在這類體系内,被認同屬於少數民族背景的個體比較會面對障礙。”

劍橋大學的副校長斯蒂芬·托普教授

凡表示和這一新規範任何有衝突“不可接受”的行為跡象都得向當局報告,面對紀律處分,並在必要之下被解僱。報告可以匿名進行,因此這是向“黨的路線”譴責錯誤思想者的敞開大門。這種管理方式和斯大林、毛澤東和習近平共產主義的做法相同,與我的母校我絕不可以聯想的。

友邦舌戰中國 「台灣參與案」遭大會封殺 – 政治 – 自由時報電子報 (ltn.com.tw)

這種情況不只是發生於劍橋。整個西方世界的大學和“覺醒”媒體都在推動“批判種族理論”和系統性種族主義的想法,以提出種族主義是一種完全基於白人的現象,只有白人得負責任。西方文化起源於歐洲和北美,直到最近,主要由歐洲血統的白人塑造的。

今周刊 (businesstoday.com.tw)

正因為如此,據說它充滿了“無意識偏見”和“系統性種族主義”,必須拆除和重建。在這個狀況之下,如果藝術、文學、歷史不符合批判種族理論的要求,則必須對其進行審查,並予以拒絕。

What is Critical Race Theory? • Critical Race Training in Education

根據這個想法,莎士比亞似乎被視為“具有性別和種族性動態的問題”的種族主義者。其中一個例子是“仲夏夜之夢”中的某些詩句,將“白、清澈”視為美麗,將“黑暗”視為沒有吸引力。威廉·華茲渥斯之所以受到懷疑,是因為他有一個兄弟,他曾乘過一艘貿易船前往中國。由於與奴隸製或大英帝國的聯繫,納爾遜勳爵、丘吉爾和英國歷史上的其他英雄們現在被叫做邪僻人物。

Critical Race Conversations | Folger Shakespeare Library

美國《大紀元時報》US Epoch Times 的一篇文章稱:“近年來,基於馬克思主義的這批判種族理論在學術界、娛樂界、政府、學校和工作場所大量傳播。由於极左翼團體 ‘安提法’ 和 ‘黑人的命也是命’、它也獲得了顯赫地位。

Home – Black Lives Matter

某些雇主在他們“種族和文化敏感性”培訓中納入了該學說中的概念 — 這學說聲稱美國是一個根本種族主義的國家。相馬克思主義一樣,它主張摧毀西方司法制度、自由市場經濟和正統宗教等製度,並同時要求以符合該理論意識的形態製度取而代之。”

New Discourses

法律學者兼作家艾倫·德肖維茨 (Alan Dershowitz) 指責民主黨和大型科技公司參與審查制度。

“我們現在處於非常、非常危險的境地,左派已經對美國大學有巨大影響,現在也對社交媒體一樣具有巨大影響,對媒體中的某些政治方面又有極大影響,他們試圖壓制言論自由,並將漸漸地成功。我們必須反擊'

艾倫·德肖維茨
艾倫·德肖維茨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wikipedia.org)

作為一名基督徒,我致力於種族公平和正義,但在我看來,這種活動無助於社會朝著這個方向發展。 Black Lives Matter 等組織聲稱為種族正義而戰,但他們的行為導致種族關係惡化,包括反白人和反猶太主義的種族主義言論,以及導致新形式獨裁統治的恐懼氣氛。在喬治·弗洛伊德 (George Floyd) 死後,他們要求“取消對警察的資助”,反對執法和秩序,導緻美國大城市的暴力、謀殺和販毒活動增加,貧困的黑人社區成為主要受害者。

Collateral Consequences | The Sentencing Proj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