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z para los últimos días

以色列总是发生着重大的事情,因为圣经里头的末期日子主要迹象还有弥赛亚的回归是犹太人重返以色列国土。

先知中有许多经节都谈到了这一点:例如,耶利米书31.10列国啊,要听耶和华的话,要在远方的海岛传扬,说:「赶散以色列的必召集他,看守他,如牧人看守羊群。」
诗篇102.131618中,我们读到神会怜悯锡安的时候耶和华建造了锡安,在他的荣耀里显现。 。 。这必为后代的人记下。 “后代”的希伯来语是 dor acharon,也可以翻译为“最后一代”。那么,看到主建造了锡安和令犹太人返回以色列土地的这一代,将会变成在弥赛亚的荣耀前显现的最后一代呢?

耶稣/Yeshua在他离开地球之前说:耶路撒冷要被外邦人践踏,直到外邦人的日子满了。路加福音21.24。含义是,当您看到耶路撒冷重归犹太人手中时,这便是他再来临的迹象。撒迦利亚书12.1-3还表明,耶路撒冷的地位将在末期日子里成为影响整个世界的问题。耶稣接着谈到无花果树发芽的标志代表着恢复以色列民族生活的象征。当它开始萌芽,以色列再次成为一个国家时,我们可以知道弥赛亚的回归将要发生。

圣经还解释对犹太人返回以色列时的反对。当时,以色列周围国家将希望使他们放弃自国的建立(诗篇83)。然后,在歌革和玛各以西结书 38-39)的战争中,一支军队将从北方崛起。最终,所有国家将聚集到耶路撒冷进行最后的战争,这场战争将促使弥赛亚的回归(撒迦利亚书12-14启示录16.12-1619-20)。

如果我们已经住在末期日子时,那么我们应该期望在以色列地带现在看见与此相符正在发生的某种事情。我们确实看得见。

以色列和伊朗/波斯

今天对以色列最大的危险来自伊朗。圣经中包含很多关于波斯(现代的伊朗)和犹太人的信息。

普珥节(Purim)假期庆祝着圣经中的以斯帖(Esther)故事,也庆贺着古时候,在波斯帝国,犹太民众脱离了邪恶的哈曼(Haman)杀害所有犹太人的计划。今年,在过节前,内塔尼亚胡总理发表了这样的声明:

“在普珥节前夕,我想对那些寻求终止我们的生活的人,伊朗及其在中东的代理人:2500年前,另一个波斯恶棍[哈曼Haman]试图摧毁了犹太人民。他当时如何失败,你今天也会一样失败。。。我们还没有走过几千年几代人返回以色列的旅程,以便允许妄想的政权结束了犹太人复兴的故事。”

內塔尼亞胡總理 – 2021 三月

以色列将伊朗视为其最大的威胁,因为它向黎巴嫩的真主党以及其他伊朗盟国和以色列敌人提供了数千枚针对以色列的导弹。也是因为担心伊朗试图制造核弹,如果将其用于对付以色列,这可能会摧毁该国及其人民的大部分地区。以色列目前最担心的是,拜登总统领导的新美国政府想扭转美国对伊朗的政策。这意味着要取消美国对伊朗的“最大压力”和制裁,并重新谈判奥巴马总统于2015年达成的核协议,就是川普总统于在2018年退出的协议。以色列认为,这一政策可能导致战争,因为它将鼓励伊斯兰政权增加它支持其在该地区的恐怖盟友并与以色列对抗。

伊朗在中东地区,也门的胡西民兵,伊拉克的什叶派恐怖组织和黎巴嫩的真主党中建立了一支“什叶派新月”的代理部队,并在叙利亚确立了自己的军队来支持阿萨德政权。这些是对该地区逊尼派阿拉伯国的威胁,也是通过伊朗提供的导弹对以色列的直接威胁。以色列已经获得逊尼派阿拉伯国家,海湾阿拉伯国家和沙特阿拉伯的支持,以反对伊朗。

有证据表明,伊朗正在加快制造核弹的进程,以色列认为这是其生存的威胁。内塔尼亚胡总理在一月份与他的内阁成员举行了一次会议,讨论以色列对伊朗核设施进行空袭的问题。以色列国防军参谋长阿维夫·科查维(Aviv Kochavi)警告说,以色列军队正在准备对伊斯兰共和国发动打击的各种计划。以色列国防军还在2月举行了一次军事演习,它覆盖了以色列的整个北部地区。这个演习被称为“加利利玫瑰”,模拟了与真主党和伊朗军队在叙利亚发生战争的多种情景。作为回应,真主党负责人哈桑·纳斯拉拉宣布,“如果爆发战争,以色列人将看到他们自1948年以来从未目睹的事件。”伊朗威胁过以色列,想要从地图上删除特拉维夫和海法。

歌革与玛各。波斯-伊朗

对圣经研究者来说,以西结书38-39中的’歌革与玛各战争’预言,于以色列北方将发生的任何冲突必包括波斯/伊朗在内,且也会带着它的危险性(以西结书38.5)。

根据这个预言,这场战争将在以色列从各民族重新聚集起来之后而发生。它描述从北方的一次入侵,当以色列似乎处于相对安全的位置(以西结书38.8)。它的领导人将是玛各陆地(Magog)的歌革(Gog)王,就是米设(Meshech)和土巴(Tubal)的大王,来自以色列的最北端。 (以西结书38.338.1539.2)。

示巴(Sheba)及底但 (Dedan)这两国、还有他施(Tarshish)的商人和他们的少壮狮子都对入侵进行了质疑或反对(第13节)。示巴和底但代表着阿拉伯半岛上的逊尼派阿拉伯国家,目前正与以色列结盟反对伊朗。他施(Tarshish)的商人也许描写西方同盟的国家。去年最重要的事件之一是以色列与穆斯林国家达成的一系列和平协议,其中以以色列,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和美国之间的《亚伯拉罕协定》为首。以色列与巴林,阿曼,苏丹,摩洛哥和沙特阿拉伯达成了协议或改善关系。除苏丹外,这些国家将均未参与歌革(Gog)和玛各(Magog)战争。

当这场战争发生时,上帝将以超自然的方式摧毁攻击以色列的军队。以西结书38.18-23我要用瘟疫和血惩罚他。我也必降暴雨、大冰雹、火及硫磺在他和他的军队,并跟随他的许多民族身上。我必显为大,显为圣,在许多国家眼前显明自己;他们就知道我是耶和华。 」


末期日子中‘歌革和玛各战争‘将发生的时刻不完全清楚。圣经谈到在末日将发生的与以色列有关的许多其他事件。根据但以理书9.27,以色列和即将到来的敌基督者之间将达成一项盟约,某种和平协议(稍后会详细介绍)。耶路撒冷将重建一座圣殿,这将被敌基督者设立‘可憎之物之荒凉’而玷污 (但以理书9.2711.31马太福音24.15)。

这将掀起‘雅各的患难时期’(耶利米书30.7),也是耶稣所讲的‘大患难’和自己回归地球的时期(马太福音24.15-31)。然后,弥赛亚将在末日大决战(哈米吉多顿)之时到来,并拯救以色列,站在耶路撒冷东侧的橄榄山上结束战争,建立了他的弥赛亚王国(撒迦利亚14启示录19 -20)。在这一过程的某个时刻,信弥赛亚耶稣的真门徒将在教会的被提事件被超自然地带离地球(帖撒罗尼迦前书4.15-18)。

正如我们所看到的,这支军队的首领(玛各(Magog)陆地的歌革(Gog))来自以色列北部。如果您从以色列往北走,您首先要去叙利亚,然后再去土耳其,才能到最北边的俄罗斯。叙利亚是内战后陷入废墟的国家,这给其人民带来了巨大的痛苦,并使大量难民从被炸毁的城市中流离失所。它无法对以色列发动战争。但是,由于这场战争,叙利亚现在在其领土上有来自俄罗斯,土耳其和伊朗的部队。所有这些国家很可能卷入了歌革和玛各的战争。

伊朗已在叙利亚建立基地,并正在通过叙利亚向黎巴嫩的真主党供应针对以色列的导弹。以色列对叙利亚的这些基地进行了频繁的袭击。尽管伊朗目前是对以色列最敌对的国家,但它,由于在以色列的东部而不是北部之所以,不会成为高格和玛格格战争的领导者。然而,以色列和伊朗之间当前的冲突可能会引发歌革和玛各战争。

土耳其也卷入了叙利亚,现在已将其部队派往叙利亚北部,占领了土耳其东南边界的库尔德地区。土耳其是北约国家,随着它变得更加伊斯兰化,它和西方结盟变得越来越虚弱。它的总统埃尔多安(Erdogan)对以色列非常敌对。土耳其的一些分子呼吁他组建一支团结的伊斯兰军队,以应付以色列。现在,埃尔多安(Erdogan)希望复兴统治着包括耶路撒冷在内的中东大区土耳其奥斯曼帝国,直到1917年。土耳其在以色列的北部,但并非在最北端,它实际上无法领导歌革和玛各战争。

俄罗斯与土耳其和伊朗处于不安联盟,试图解决叙利亚的内战。

目前,它在叙利亚有部队,在叙利亚北部塔尔图斯有一个重要的海军基地,在同一地区设有Khmeimim空军基地。它提供军事硬件叙利亚,帮助其盟友阿萨德继续执政。当前在叙利亚的俄㑩瑟部队没有多少。

从历史上看,俄罗斯的反犹太主义记录很差,但是自从俄罗斯开始涉入叙利亚以来,普丁总统与以色列的关系就令人出奇地良好,并与内塔尼亚胡总理保持友好关系。普丁去年于耶路撒冷参加过纳粹大屠杀的纪念典礼,还向犹太人表示了热情的话。人们普遍认为他尊重以色列并了解以色列的关切。俄罗斯也对伊朗在叙利亚和伊拉克日益增长的参与感到不安,并没有干涉以色列对叙利亚在伊朗基地的空袭。但是普丁明确表示他不希望叙利亚成为伊以战争的地区。目前,俄罗斯在此问题上处于困境。它既支持叙利亚的伊朗,又“明示或默许允许以色列对伊朗目标发动军事行动。”

如果俄罗斯真是歌革与玛各(Gog and Magog)袭击的领导者(这是对以西结书38-39预言的最有可能的解释,因为它位于在以色列的“北方极远”),那么俄罗斯对以色列的态度必须改变。以色列对伊朗核设施的某种攻击可能导致这一变化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