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z para los últimos días

Hope For Our Times – Hope For Our Times

根據聖經,這個時代將隨著所被稱為野獸或敵基督者的掌權而結束。使徒保羅在帖撒羅尼迦後書的第 2 章這樣描述了他:

9 這不法的人來,是靠撒但的運作,行各樣的異能、神蹟和一切虛假的奇事, 10 並且在那沉淪的人身上行各樣不義的詭詐,因為他們不領受愛真理的心,好讓他們得救。 11 故此, 神就給他們一個引發錯誤的心,叫他們信從虛謊, 12 使一切不信真理、倒喜愛不義的人都被定罪。

敵基督不會憑空出現。

某些“變革推動者”將為他準備道路,他們將“強烈的錯覺”帶給那些拒絕福音信息包含在内真理的人。我們的媒體、教育系統、政治、商業和宗教機構都有掌權領導的人物正在組織這個欺騙地阴谋。

The Age of Influence (harpercollinsleadership.com)

遵循卡爾·馬克思的名言,“哲學家們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釋世界,問題在於改變世界”,這些“變革推動者”不但準備改變人們思考和行為而想要更改他們已擁有的信仰。

卡爾·馬克思 – 維基百科

他們想改變今天的世界,有些是用馬克思主義的新變體,又有些使用已經在今世界上出現過的其他妄想之一。無論他們是否意識到自己在做什麼,最終目標就是使民衆接受環球政府計劃,所謂的全球大重置、新世界秩序、或 2030 議程。

世界经济论坛 (weforum.org)

目標是到 2030 年實現這一個秩序,屆時他們希望能夠控制政治、媒體、教育和宗教,並建立一種新的技術專政形式來執行這一制度。當這個制度最終到位時,持不同政見者將面臨社會的排斥、逮捕和死亡的威脅。

Chinese- humansecurity (un.org)

在過去的一年内,社會裏已通過多種方面為此做好了準備。其中三樣有:

1.利用冠狀病毒危機來讓人接受社會嚴格限制封鎖的必要性而放棄自己正常生活的自由和與人會面,爲了避免這種可能會感染和殺死人的病毒。通過宣佈這道途徑是唯一能夠救人命和避免壓倒性的健康災難方法,來辯解封鎖的有害結果。然后引入大規模疫苗接種以及某種控制機制來確認誰在遵守。最後,對計劃中的任何異議者產生敵意,還指控他們負所有將發生的錯誤責任。

who.int

2. 使人民對“災難性氣候變化”感到恐懼,讓他們認定除非通過減少社會所依賴的碳燃料的使用來徹底改變我們的生活方式,就會產生會導致文明終結。限制使用相對便宜、豐富和可靠的化石燃料、煤炭、石油和天然氣,並轉向不可靠而無法提供維持我們現有系統運行所需電力的綠色技術,(其中大部分也有助於環境惡化)。促進世界政府控制人們出行、取暖和自己養家的能力爲了導致經濟危機,該加上冠狀病毒危機造成的巨額債務,將引導西方資本主義的崩潰,並以使用技術控制人民生活的新經濟體系取而代之。

Greenpeace 綠色和平 | 臺灣

3.取消文化/批判種族理論。使用“多樣性問題”/“黑人的命也是命”和類似的少數族裔權利運動來改變文化。這趨勢聲稱“系統性種族主義”代表著整個西方社會的基礎,並努力地消除過去培養這種態度的影響。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新,可控制社會的所有領域的基於馬克思主義“多樣性”意識形態。聖經基督教將被確定為在這個過程中需要取消的信仰,導致福音的傳播被壓制。

封殺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很多人都意識到大量欺騙被推動到我們身上,特別是在主流媒體、教育系統和大部分社交媒體。推動這些信息的人是少數人,但是他們設法獲得了非凡的權力,將他們的意志強加於大多數人。

Frequency of fake news in media U.S. by ethnicity 2017 | Statista

他們正在為一種反基督的獨裁統治鋪平道路,在這種獨裁統治下,人們將無法公開表達與當權者不一致的觀點。這樣去做將會面臨鎮壓、逮捕甚至死亡的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