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ght for the Last Days

批判種族理論還包括對所謂交叉性的鬥爭。意思就是性別、性取向和其他身份問題被視為“文化構造”以及人們受到壓迫的原因。傳統的婚姻觀念(一男一女之間關係)和性別認同(男性和女性是出生時決定的)受到挑戰,作為所需要改變的壓迫制度和文化形態的一部分。在這種思維方式下,白人異性戀男性成為了社會的頭號惡棍。結果,那些肯定關於婚姻和性身份傳統觀念的聖經基督徒現在發現自己陷入了困境。

cssn.cn

倫敦西部阿克斯布里奇的一位基督教牧師在公開宣講福音時被捕。他被指控發表“恐同言論”,並受到警方“可恥”的對待。擔任牧師 35 年的捨伍德先生說:“我沒有發表任何恐同言論,我只是將婚姻定義為男人和女人之間的關係。我只是在說聖經所說的。

https://www.newsweek.com/uk-pastor-arrested-after-anti-same-sex-marriage-comments-back-stump-politicians-support-1588593

這位牧師引用了創世記的話語:

神說:「我們要照着我們的形像,按着我們的樣式造人,使他們管理海裏的魚、天空的鳥、地上的牲畜和全地,以及地上爬的一切爬行動物。」  神就照着他的形像創造人,照着 神的形像創造他們;他創造了他們,有男有女。神賜福給他們, 神對他們說:「要生養眾多,遍滿這地,治理它;要管理海裏的魚、天空的鳥和地上各樣活動的生物。」

因此,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結合,二人成為一體。”

創世紀 1.26-28以及創世紀 2.24

聖經表明,在上帝眼中,婚姻是一男一女的結合。孩子們將是從這個結合中而誕生的。這是上帝唯一認可的性關係。

“性別能是流質的”的這種思路(就是如果你對自己出生的性別感到不自在,你可以改變你的性別,從男性變成女性,或者從女性變成男性)與聖經作頂撞。我們的男性或女性身份是上帝在創造中賦予的,它無法改變。

Paivi Räsänen 是芬蘭議會的前任部長,現在面臨三項刑事指控,可能會因表達她對這個問題的意見而被判處 6 年監禁。 2019 年,Räsänen 寫了一條推文,質疑她的教會領導贊助 LGBT 活動“Pride (驕傲)2019”,並附上羅馬書 1.26-27 的引述。

26 因此, 神任憑他們放縱可羞恥的情慾。他們的女人把自然的關係變成違反自然的; 27 男人也是如此,放棄了和女人自然的關係,慾火攻心,男的和男的彼此貪戀,行可恥的事,就在自己身上受這逆性行為當得的報應。

羅馬書 1.26-27
https://www.foxnews.com

看來引用聖經並表達婚姻是男人和女人之間的觀點等於“仇恨言論”。

伯納德·蘭德爾 (Bernard Randall) 牧師被人向PREVENT(英國政府的反恐計劃)報告因爲他做了個質疑 LGBT 教學的佈道。蘭德爾博士擔任特倫特(Trent) 學院的牧師,該學院聲稱支持“英格蘭教會的新教和福音派原則”。作為結果,學校邀請了一個稱爲 “教育和慶祝”(Educate and Celebrate)的LGBT 團體來幫助“將性別、性別認同和性取的課程向嵌入學校的結構中”。

https://viewfromthecrowsnest.net

“Educate and Celebrate”由與英國社會黨有聯繫的前音樂老師 Elly Barnes 博士經營。是一個培訓學校老師“徹底粉碎異性戀本位”的慈善機構(異性戀是男女之間正常性關係的概念)。

https://www.educateandcelebrate.org/

他們的目標是讓 LGBT 意識形態變成“學校中的日常規範”,與全國數千所學校合作制定課程計劃、舉辦講習班以及為老師進行培訓。他們希望禁止在課堂上使用“男孩”和“女孩”這兩個詞語,轉用所謂的中性詞語,例如“他們”(they)和“zie”。如果小孩們想要改變性別,他們提倡對年僅 12 歲的兒童使用青春期阻滯劑的想法。該阻滯劑醫學程序會使兒童不育,並對他們的健康產生永久性影響。他們正在告訴老師們,在父母不知情的情況下幫助孩子過渡(改變性別)是可接受的。

性別中立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wikipedia.org)

作為回應,蘭德爾博士寫了一篇題為“競爭意識形態”的講道,其中他強調了理解、恩典和仁慈的基督教倫理,並補充說學生不應該覺得他們不必接受與他們信仰相反的教義,包括 LGBT 意識形態在内.

蘭德爾說他有道德義務做出回應。 “他們將這種身份政治的處理方式引入了基督教學校,途徑來自的根源在馬克思主義和後現代主義,就是説基本上都是無神理論。在這種狀況裏,我認爲我的工作是關於有可能出現的某些困難發表一點意見。”

因為這樣做,他被報告給政府的反恐機構 (PREVENT),並被告知他不能在學校討論自己的意見。而且他未來的佈道都需要在交付之前進過檢查和編輯(審查)。在共產主義政權常用的控制潮流和宗教運動方法現在在英格蘭聖公會學校也被建議要建立起來。最終,他被學校開除。他說:“我的事業和生活變得一團糟。 我的故事向其他基督徒傳達了一個信息,‘你不能自由談論你自己的信仰’。”

‘基督教慮我們國家徒‘社會(Christian Concern)向坎特伯雷和約克大主教提了蘭德爾博士的案子,也要求以及德比主教進行干預。除了蘭貝斯宮之外,一個都沒有回复,後者發回了一張“不予評論”的紙條。英格蘭教會的等級制度不再支持與 LGBT 共識背道而馳的神職人員和教師。 英格蘭教會曾經被描述為“在祈禱中的保守黨”。

https://christianconcern.com/

它的主教現在可以被稱為“在祈禱中的覺醒(woke)運動”,但是我懷疑他們是否花很多時間在祈禱中。因為他們似乎已經放棄了基督教,很快也就會被上帝遺棄。

Tony Pear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