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ght for the Last Days

批判种族理论还包括对所谓交叉性的斗争。意思就是性别、性取向和其他身份问题被视为“文化构造”以及人们受到压迫的原因。传统的婚姻观念(一男一女之间关系)和性别认同(男性和女性是出生时决定的)受到挑战,作为所需要改变的压迫制度和文化形态的一部分。在这种思维方式下,白人异性恋男性成为了社会的头号恶棍。结果,那些肯定关于婚姻和性身份传统观念的圣经基督徒现在发现自己陷入了困境。

http://ex.cssn.cn/

伦敦西部阿克斯布里奇的一位基督教牧师在公开宣讲福音时被捕。他被指控发表“恐同言论”,并受到警方“可耻”的对待。担任牧师 35 年的舍伍德先生说:“我没有发表任何恐同言论,我只是将婚姻定义为男人和女人之间的关系。我只是在说圣经所说的。

https://www.newsweek.com/

这位牧师引用了创世记的话语:

神说:「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像,按着我们的样式造人,使他们管理海里的鱼、天空的鸟、地上的牲畜和全地,以及地上爬的一切爬行动物。」  神就照着他的形像创造人,照着神的形像创造他们;他创造了他们,有男有女。神赐福给他们, 神对他们说:「要生养众多,遍满这地,治理它;要管理海里的鱼、天空的鸟和地上各样活动的生物。」

因此,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结合,二人成为一体。

创世纪1.26-28以及创世纪 2.24

圣经表明,在上帝眼中,婚姻是一男一女的结合。孩子们将是从这个结合中而诞生的。这是上帝唯一认可的性关系。

“性别能是流质的”的这种思路(就是如果你对自己出生的性别感到不自在,你可以改变你的性别,从男性变成女性,或者从女性变成男性)与圣经作顶撞。我们的男性或女性身份是上帝在创造中赋予的,它无法改变。

Paivi Räsänen 是芬兰议会的前任部长,现在面临三项刑事指控,可能会因表达她对这个问题的意见而被判处 6 年监禁。 2019 年,Räsänen 写了一条推文,质疑她的教会领导赞助 LGBT 活动“Pride (骄傲)2019”,并附上罗马书 1.26-27 的引述。

26 因此, 神任凭他们放纵可羞耻的情欲。他们的女人把自然的关系变成违反自然的; 27 男人也是如此,放弃了和女人自然的关系,欲火攻心,男的和男的彼此贪恋,行可耻的事,就在自己身上受这逆性行为当得的报应。

罗马书 1.26-27
https://www.foxnews.com/

看来引用圣经并表达婚姻是男人和女人之间的观点等于“仇恨言论”。

伯纳德·兰德尔 (Bernard Randall) 牧师被人向PREVENT(英国政府的反恐计划)报告因为他做了个质疑 LGBT 教学的布道。兰德尔博士担任特伦特(Trent) 学院的牧师,该学院声称支持“英格兰教会的新教和福音派原则”。作为结果,学校邀请了一个称为 “教育和庆祝”(Educate and Celebrate)的LGBT 团体来帮助“将性别、性别认同和性取的课程向嵌入学校的结构中”。

https://viewfromthecrowsnest.net/

“Educate and Celebrate”由与英国社会党有联系的前音乐老师 Elly Barnes 博士经营。是一个培训学校老师“彻底粉碎异性恋本位”的慈善机构(异性恋是男女之间正常性关系的概念)。

https://www.educateandcelebrate.org/

他们的目标是让 LGBT 意识形态变成“学校中的日常规范”,与全国数千所学校合作制定课程计划、举办讲习班以及为老师进行培训。他们希望禁止在课堂上使用“男孩”和“女孩”这两个词语,转用所谓的中性词语,例如“他们”(they)和“zie”。如果小孩们想要改变性别,他们提倡对年仅 12 岁的儿童使用青春期阻滞剂的想法。该阻滞剂医学程序会使儿童不育,并对他们的健康产生永久性影响。他们正在告诉老师们,在父母不知情的情况下帮助孩子过渡(改变性别)是可接受的。

zhihu.com

作为回应,兰德尔博士写了一篇题为“竞争意识形态”的讲道,其中他强调了理解、恩典和仁慈的基督教伦理,并补充说学生不应该觉得他们不必接受与他们信仰相反的教义,包括LGBT 意识形态在内.

兰德尔说他有道德义务做出回应。 “他们将这种身份政治的处理方式引入了基督教学校,途径来自的根源在马克思主义和后现代主义,就是说基本上都是无神理论。在这种状况里,我认为我的工作是关于有可能出现的某些困难发表一点意见。”

因为这样做,他被报告给政府的反恐机构 (PREVENT),并被告知他不能在学校讨论自己的意见。而且他未来的布道都需要在交付之前进过检查和编辑(审查)。在共产主义政权常用的控制潮流和宗教运动方法现在在英格兰圣公会学校也被建议要建立起来。最终,他被学校开除。他说:“我的事业和生活变得一团糟。 我的故事向其他基督徒传达了一个信息,‘你不能自由谈论你自己的信仰’。”

‘基督教虑我们国家徒‘(Christian Concern)社会向坎特伯雷和约克大主教提了兰德尔博士的案子,也要求以及德比主教进行干预。除了兰贝斯宫之外,一个都没有回复,后者发回了一张“不予评论”的纸条。英格兰教会的等级制度不再支持与 LGBT 共识背道而驰的神职人员和教师。英格兰教会曾经被描述为“在祈祷中的保守党”。

https://christianconcern.com/

它的主教现在可以被称为“在祈祷中的觉醒(woke)运动”,但是我怀疑他们是否花很多时间在祈祷中。因为他们似乎已经放弃了基督教,很快也就会被上帝遗弃。

Tony Pearce